首页>Yabo体育>媒体聚焦>滇池边地道渔民已转变成“半渔民” 守望滇池母亲 留住渔民乡愁

Yabo体育

Yabo体育

滇池边地道渔民已转变成“半渔民” 守望滇池母亲 留住渔民乡愁

浏览量:
分类:
媒体聚焦
来源:
都市时报
发布时间:
2019-10-17

    

79501571247956614

66661571247956599

21181571247956614

    对于世代居住在滇池边的渔民来说,滇池开湖无疑是最为重要的日子之一,3万响的鞭炮每年会在晋宁沙堤村炸响两次,分别是春节除夕夜和每年渔船出湖的第一天。

  滇池边的渔民祖祖辈辈都是靠捕鱼为生,而随着滇池生态环境的改变,滇池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封湖禁渔,渔民走上了岸,开始种花种菜或从事其他工作,他们从地地道道的渔民变成了“半渔民”。

  每年只有在开湖的这一个月时间里,他们才做回老本行——下“海子”捕鱼,赚取外快补贴家用的同时,也重温了乡愁。而开湖期结束后,他们将收起船只和渔具,继续从事赖以谋生的行当。

  旧时光

  臭鱼烂虾 下饭的冤家

  “小小渔船孤单单,浪大日子难上难。人人都说滇池好,海风吹来透身寒。”这是一首滇池渔民熟知的小调。随着滇池水由清变浊到现在水质不断好转,从以前“滇池水里捞饭吃”的地道渔民,到现在有了更多发展项目的“半渔民”,滇池渔民的生活发生了深刻的变迁。

  家住彩龙村的林燕从小就在滇池水边长大,家里人总说是滇池养育她长大。虽然现在每年开湖她还是会去滇池捕鱼,但她说自己只能算是半个渔民了,只有她的爷爷辈才算是真正的滇池渔民。

  “小时候就是吃滇池的鱼虾长大的,要是别人听了估计还会觉得很羡慕,从小就是大鱼大肉的,当个渔民生活一定过得好。其实呀,这种日子是真的苦啊。滇池虽然盛产鱼虾等水产,但是在以前,鱼虾不值钱。我爷爷带着我父亲从早上太阳还没升起来就出海捕鱼,一直要在船上待很长时间,捕到鱼以后还要想办法卖出去,问题是买的人少就只能忍痛贱卖了。很早之前,四碗虾才换得一碗米。等到夏天的时候更艰难,天气热鱼虾变质快,坏了又舍不得扔,只有自己吃。现在我们都还说‘臭鱼烂虾,下饭的冤家’,你想想鱼虾都臭了还会好吃吗。”林燕说。

  把渔船当家 捕鱼是在搏命

  渔民们为了生计,不论烈日煎烤,还是寒霜刺骨,都得在滇池上与恶劣的天气和凶猛的水浪搏斗。老渔民郑福说:“我跟着父亲出海的那个时候,渔船都是木头船,在水里面用的时间长了,木头就会开始变坏。有的船头裂开了,船舱漏水了,又没有钱去补,只好用绳索把船头箍紧,用破布把漏洞塞起来。那个时候为了能够多捕到一点鱼都是在船上睡觉,睡觉的时候大多数盖的是破渔网、破衣服,垫的是烂草席。不仅仅是条件艰苦,在滇池里捕鱼也是件危险的事情。到了风大浪大的季节,那艘小木船在水里漂着,一不小心船就要翻,都是拿命在搏。”

  捞海菜做鲊 渔民的美好时光

  原滇池渔民捕捞土著鱼类有26种之多,主要有:青鱼、白鱼、草鱼、鲤鱼、花鲢鱼、白鲢鱼、桂花鱼、金线鱼、乌鱼(俗称大乌棒),以及虾、螺、蟹、蚌、龟类等。每逢开湖时节,渔民们各家多在夜里扬帆出海捕鱼,挑灯轮流守候在湖面上,凭借光影引诱鱼群才好捕捞。每夜滇池湖面上渔光如点点星火彻夜闪耀,曙光初上则赶往码头或集市贩卖。

  “我小的时候还是能吃到‘海菜鲊’的,每年快要到夏天的时候,滇池上就会长出很多海菜,开着黄白色的小花。我们把它连着花和茎一起摘下来,拿回家洗一下,然后晒干切丝,加一点盐和辣椒拌一下,就是‘海菜鲊’了,下饭很不错。”林燕说。

  转折期

  滇池水质变差 传统捕鱼难以为继 在二三十年前,滇池水质逐渐恶化,III类、IV类、V类直到劣V类,原生鱼种逐步消失,鱼产量也逐年下降,20多种特有土著鱼种逐渐消失,滇池边渔民“靠水吃水”的捕鱼生活难以为继。

  “到了我这一辈人,之前大家‘围湖造田’弄出来了很多的水田,大家就一边打鱼一边种地了。但是滇池水真的是一天比一天糟糕了,之后大家别说在滇池游泳,路过滇池都觉得又难闻又脏。后面滇池开始大力治理,开始封湖后,专门捕鱼的人就更少了。”林燕说。

  为保护母亲湖 把机动船改回帆船

  “到了我父亲那一代,捕鱼的船就开始用机动船了,因为方便省力,而且效率也很高。所以那时候很多渔民都在用机动船,污染还是比较大的。之后滇管局要求捕鱼要用帆船。”林燕说,“开始大家都不理解,因为用机动船很方便。但是看着滇池水都已经那么脏了,大家心里也不好受,因为是滇池养育了周边村子那么多的人,现在滇池水质不好我们也是有责任的。所以后面大家也全都把机动船改成帆船了,减少了污染。”

  近几年滇池开湖捕捞,主要采用人力(风力)帆船拖网作业,为的就是减少污染。

  休养生息 不能竭泽而渔

  今年是滇池自2012年开湖捕捞以来,连续第8年开湖捕捞。其中,2014年、2015年的开湖捕捞,允许捕捞的对象都是银鱼和虾,大型经济鱼类连续两年禁捕。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的开湖捕捞,连续三年分阶段先后捕捞大型经济鱼类、银鱼和虾。

  今年,在连续三年开湖捕捞后,再次禁止捕捞大型经济鱼类,只允许捕捞银鱼和虾。

  “我觉得这种封湖养鱼的措施挺好的,只有像这样,滇池才会有源源不断的鱼。如果像我们以前那种没有节制地去捕捞大鱼,那么滇池里的鱼肯定会越来越少。”林燕说。

  等将来

  逐渐消失的滇池边小渔村

  按照滇池保护原则,位于环湖路以内的区域被划定为一级保护区,原则上在这一区域内的村落都将被拆迁异地安置,腾出的地块要么作为环保用地,要么进行更高标准的开发。随着滇池湖滨“四退三还一护”生态建设的提出,昆明市早在6年前便打响了拆除滇池沿岸一级保护区内建筑物的保护滇池攻坚战。

  “我们彩龙村也集体搬进了旁边不远的安置房,现在滇池周边的村子也越来越少了,之后滇池边估计一个村子都没有了。虽说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会好很多,但是有时候还是喜欢那种住在滇池边上,听着滇池水浪声睡觉的感觉。”林燕说。

  湿地连串 滇池正在变美

  为了保护滇池,大面积的退耕还湖之后,滇池沿岸多了不少风景美如画的湿地公园。捞鱼河湿地公园、呈贡滇池湿地生态公园、海埂大坝湿地公园、古滇湿地公园等等,这些湿地公园在涵养滇池水土、改善滇池水质的同时也为市民们提供了休闲娱乐、观赏滇池风景的好去处。

  一个个湿地公园的建设,使得滇池周边的生态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。从原来滇池周边水体发臭、垃圾遍地,到现在公园里绿树成荫、鸟语花香,滇池正在变美。

  据昆明市滇管局发布的消息,2019年上半年,滇池全湖水质继续保持IV类,35条入滇河道中水质达标的有30条,综合达标率达84%。